您的位置: 东城信息港 > 科技

火影之路之阴阳师的崛起 第二十九章 砂隐的忍校

发布时间:2019-09-25 19:44:34

火影之路之阴阳师的崛起 第二十九章 砂隐的忍校

第二十九章砂隐的忍校

“团藏表现的太急切,到底是什么原因?”水户门炎和转寝xiǎo春两人面面相觑,搞不清楚这个问题。

“自来也那边怎么样了?”转寝xiǎo春问道。

水户门炎摇摇头:“没有丝毫消息传来,自从提醒村子加强防卫之后,再也没有传讯。”

“纲手姬的事情恐怕不好解决。”转寝xiǎo春叹了口气,“当年那件事情你也清楚。连日斩都没能劝阻回来。”

水户门炎走到窗边,一如过去的三代眺望木叶的景观。镜片反射的光线,遮掩了后面那双眼睛中透出的忧虑。

“等等吧,若是实在不行也只能……”水户门炎没有説完,屋子里的另一个人却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

鸣人现在的生活无忧无虑。这是真话。

只是每次出门都得精心“打扮”一番,头发得裹起来,砂隐村的方向相较于风之都会更偏向西部一些,风沙来的更频繁。鸣人不仅需要遮掩自己一头醒目的金发,更需要防止无孔不入的砂子吹进自己头发里,特别烦人!

脸上的六道“胡须”用秘密的手法暂时掩盖起来,也是阴阳术中的一种xiǎo技巧,类似障眼法之类的。但是用手去触摸还是可以感受得到的。

白色狩衣倒是没变。在预备离开木叶之前,鸣人拜托那位工艺精湛的婆婆至少为自己缝制了四五套衣服,而且很耐穿。

看起来有些宽大不方便,但鸣人已经喜欢上这种衣服。这使得他更容易融入到普通人群中。乍一看,不像忍者般那么很容易就会被人辨认出来。

制服穿多了,会形成一定的习惯。这个是会影响着装者的干练程度的,虽然只是一diǎndiǎn……

砂隐村不像木叶那般商业繁华,街道上来往的商队明显没有在木叶的时候看到的多。

但是风之国的都会还是很繁华的。鸣人逛了几天,只看不买,这种客户一般不为大多数商家所习惯。

他意识到一些,或许风之国大名和砂隐村之间的关系不像火之国大名和木叶之间关系良好,这很大程度上导致了砂隐村的民众生活没有木叶的村民们更加舒坦。

“这里怎么样?”碰巧地和我爱罗遇见了,他的身边还跟有手鞠以及勘九郎。

这话是勘九郎问的,但明显三个人都对鸣人的回答表示很感兴趣。

“説实话?説假话?”鸣人歪歪头。

没有人理会他,只有六道不带感*彩的目光。

鸣人习惯性地抓抓头,接触到头巾才记起自己还戴着这个东西。

“商业经济不像木叶那里繁华,来往的人流量不算太多,还有这风沙令人非常讨厌。”鸣人的言辞很犀利,摆摆手,无辜的表情好像在説这是你们*我出口的啊。

“不过,相对而言,我或许更喜欢这里。木叶的人过于多,我不怎么喜欢。虽然那里的景色的确很好。”鸣人补充了一句。

鸣人这些回答,明显让对面三人想到很多。鸣人所谓地“不喜欢”,指的是?

“风之国的状况不像你们火之国好,能发展到这种程度已经是很不错了。”勘九郎撇撇嘴。

鸣人表示不解,但多多少少也猜到些东西。

“来。”我爱罗轻声説了一句,走在前面。

鸣人怔了一下,决定跟上去。

原地的勘九郎和手鞠则是不由自主地皱起了眉头“真的要让他也去?”勘九郎问道。

手鞠看了一眼已经有的有些远了的鸣人和我爱罗,不置可否:“走吧。”事实上我爱罗决定了的事情别人一般也改变不了。

她和勘九郎在这里讨论,终究也只是闲cao心。

“这是要去哪?”鸣人问我爱罗。

“风影大楼。”答案简单明了,鸣人diǎndiǎn头,他也想到了。

“千代婆婆。”还没进门,鸣人先提醒一声。

推开走进,鸣人毫不意外地瞅见千代坐在在办公桌前笑眯眯的看着几人进来。

“很不错。”千代看着鸣人,接着又看了眼我爱罗,“你和我爱罗能够成为朋友很好。”

能够得到千代的夸奖,这算是个罕见的事情,手鞠和勘九郎没见到鸣人和千代初次见面的场景,自然也不清楚这是千代对着鸣人説“很不错”的好多回了。

鸣人笑笑,目光在风影办公室扫来扫去,无意间却是瞥见千代的办公桌上有一张熟悉的照片。

是茉莉?

鸣人有些困惑,干脆走近前拿起来看了看,是一份文件。

“漩涡鸣人,不要乱动东西。”勘九郎担心砂隐村的机密东西被看了去,提醒道。

鸣人无动于衷,却是认真地看了起来。

千代用眼神阻止了还要开口説话的勘九郎,看看我爱罗,再看看鸣人。

“千代婆婆是准备让茉莉进到忍校学习了么?”鸣人终于看完,问了一句

火影之路之阴阳师的崛起  第二十九章 砂隐的忍校

勘九郎皱皱眉头,有些不快。

千代笑笑:“説到底,前段时间被蛊惑了的砂隐忍者参与木叶叛忍大蛇丸的计划对于木叶和砂隐的重新联合还是有一定影响的。而且历史上砂隐对于木叶的诸多次撕毁同盟条约的事情算是前科,木叶村子给予砂隐村的援助并不多。”

“所以婆婆准备砂隐村自己的力量扩大忍校的规模?”鸣人diǎndiǎn头,“教育是根本,这个决定很重要。”

千代对鸣人那句“教育是根本”很感兴趣:“多説一些。”

“我也就是胡説一些,千代婆婆不必当真。”千代这么説的话,鸣人也有些不好意思了。

勘九郎抓住槽diǎn,xiǎo声念叨着:“还算是有diǎn自知之明……”

手鞠瞪了他一眼,连我爱罗也回过头不带任何感*彩地瞥了他一眼。

“是不是胡説我老婆子还是可以分辨的,你尽管説就好了。砂隐建立忍校的过程需要听取多方面建议,这个无关乎是谁。”千代缓缓説道。

“嗯,鸣人明白了。”鸣人diǎndiǎn头,沉思了一下,开始説到,“首先説明一下,扩建忍校是很有必要的!由经验丰富的忍者,这个不必非得是强大的上忍,中忍就可以。由他们平日里给忍校的学生讲述忍者的理论知识,这本就会对学生们潜移默化形成一定影响。再经过重重考核,下忍生的质量想必会上很大一个台阶。”

千代diǎndiǎn头,示意鸣人继续説:“其次就是忍校学生的来源了。相较之下,忍者家族的子弟因为平日里就有家族的忍者进行训练,再经过忍校中忍老师的教导,能够学习到更多,融合更多。而普通家族的孩子……”説到这儿,鸣人顿了一下。

哈尔滨欧亚男科医院在那
哈尔滨欧亚男科医院在那里
哈尔滨欧亚男科医院在那条路
哈尔滨欧亚男科医院在那个位置
哈尔滨欧亚男科医院在那个地段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