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东城信息港 > 科技

以剑与诗歌佐茶 百九十四章 天地为之久低昂(1)

发布时间:2019-09-24 17:10:59

以剑与诗歌佐茶 百九十四章 天地为之久低昂(1)

庄凤语在被孙苏合耍了好几次之后,终于打定主意再也不说一句话。她像一尊雕像一样不言,不语,不动,甚至连眼睛都不多眨一下,在这浑浑沌沌的世界之中,就这么恶狠狠地盯着孙苏合。

孙苏合拿她没有办法,只能继续独自一人对抗颠倒迷离的时空错乱。他凝神静气,再度进入了自己的心象空间。

时间与空间的感觉错乱在心象空间中不但没有消失,反而更加强烈而直观地冲击着整个空间。

各种各样的极端天气层出不穷地出现在心象空间中,孙苏合随便扫了一眼,就看到前方不远处大雨滂沱雷霆怒吼,左边则是数道通天贯地的巨大龙卷风相互逞威,而自己正站着的位置,一轮占据大半个视野的大日无止歇地释放着灼人的热量,几乎要将人就地蒸发。

天空中那倒着生长的茂密森林早已经枯萎,而和老家一样的那处小院子也分崩离析,坠入深深的沟壑之中。天地之间为显眼的是一根粗大的锁链,一环一环,由无数不断跳动的数字构成,相互连接在一起,从地下不知多少深处一直延伸到无穷高的天空之上。

孙苏合大概能够猜到这些意象代表着什么意思,锁链不用说就是庄凤语的“雪泥飞鸿”,天空中倒着生长的茂密森林是由艾丽丝那边承袭而来的对于魔法的直觉,老家的小院则是自己记忆的起点,也是生活久的地方,代表着安全感与归属感,所以往常进入心象空间首先看到的就是那老旧的普通院落。

至于种种极端天气,撕裂的天空,崩坏的大地,怒涛汹涌的大海……这些都是自己正在经历,正在对抗,正在一步一步踏过的迷乱与折磨。

孙苏合抬头望了望那似乎触手可及的炎炎烈日,炽烈的白光随时能够刺瞎他的双眼,恐怖的热量疯狂地压榨着他身上的水分,他全身上下都笼罩在蒸腾的水汽之中,但是他的双眼依然炯炯有神。

孙苏合知道只要自己守住内心的清明,在这个心象空间中就没有什么能够伤害到自己。可是一旦有丝毫动摇,立刻就要被这颠倒迷离的幻象所吞噬,结局便是神智崩溃,万劫不复。茅哥依旧是老样子

以剑与诗歌佐茶  百九十四章 天地为之久低昂(1)

,没有任何干涉的意思,不知道躲在什么地方,兀自大睡不止。

孙苏合微微笑了笑,方才在外面和庄凤语聊了几句,让他感觉轻松不少,可是接下来又得开始这糟糕的旅途了。他收拾了一下心情,继续在干裂的大地上踽踽独行。

一步,两步……孙苏合已经走出很远很远,他不知道何时会是尽头,或许永远没有尽头,但这是一个机会,他要一直走下去,直到他见到那个人,见到那个自己。

孙苏合在干涸大地上漫步,他看到了弯弯曲曲的沟壑似乎构成了一个个文字和符号,在地面上铺开一篇无比巨大的文章。

孙苏合在深海中跋涉,他看到了船一样大的陶瓷面碗沉沉浮浮,煨面的黄鱼在面汤中扑哧扑哧地扭动着露出骨刺的肥美腹部。

孙苏合在狂风暴雨中前行,他看到了花火的背影,看到了琉璃色的鲜血,看到了刀光剑影的血腥杀戮。

……

孙苏合穿过了一重又一重的极端险境,看到了自己人生中点点滴滴的侧面,有喜,有怒,有哀,有乐,有自己得意的骄傲,也有不愿面对的丑陋,他从来没有像此刻这样剥开一切虚伪矫饰真切地认识自己。

孙苏合踏上孤悬空中的高峻山崖,凛冽的狂风咆哮不止,放眼望去,底下尽是深不可测的一片漆黑,只有迷蒙的白色雾气在山崖下单薄地飘荡。

孙苏合停下脚步,背起双手站在山崖边上,他面迎狂风极目远眺,对着一片虚空笑着喝道:“还不滚出来?”

“我一直就在你身边,你自己视而不见,现在又来怪我?”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在孙苏合背后响起。

孙苏合转过身躯,看到了那个一模一样的自己。两人四目相对的瞬间,整个心象空间内一切的一切都骤然静止。一种无比美妙的满足感充盈心间,这种熟悉的感觉令一段模糊的记忆忽然清晰起来。

“我见过你。”孙苏合说道。

“当然见过,在怨气沼泽中,是你这个急着送死的家伙帮我拭去了污秽,不过那次是生死关头的灵光一闪,你已经记不清楚了吧。”

孙苏合自信地一笑,“我记起来了。而且以后也不会再忘。”

“你为什么要来找我?”

孙苏合看着另一个自己的眼睛,以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拿剑来。”

“剑,你要什么剑?”另一个孙苏合扬手一挥,整个山崖上顿时密密麻麻地插满了无数的剑。有长剑,有短剑,有利剑,有钝剑,有粗糙不堪的剑胚,有饰玉镶金的宝剑……但凡孙苏合能够想得到的剑都出现在了山崖上。

另一个孙苏合随手在地上拔起一柄木剑,毫无章法地胡乱挥了几下,然后插回原处,又取了另一柄剑来把玩。

他用那柄剑轻轻一斩,木剑顿时断成两截。

“剑可刚。”

他说着又从身后的岩壁上抽出一柄缠丝软剑,像鞭子一样舞出花来。

“剑可柔。”

拔剑,换剑,拔剑,换剑……另一个孙苏合不断耍玩着各式各样的剑。

“剑可堂皇正大。”

“剑可偏锋独运。”

……

他运剑,说剑,娓娓道来,山崖上所有的剑和他一起齐声问道:

“你要什么剑?”

孙苏合不假思索斩钉截铁地答道:“我只要我的剑。”

另一个孙苏合沉默良久,“你锋芒太盛。”

“那又如何,为什么不愿给我?”孙苏合问道。

对方长长地叹了口气,“你平时倒是以理智到近乎优柔寡断的思考和丰富到有些婆婆妈妈的情感为主轴,以之为鞘,可以藏锋……”

“等一下,我怎么觉得这不是什么好话呢?”

“本来也没在夸你,自己的毛病自己还不清楚吗?”

“嘿嘿。”孙苏合尴尬地一笑,“您接着说。”

东莞治疗宫颈炎费用
阳性病
吴忠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昆明天伦妇产医院的地址
济南银屑病医院在线专家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