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故事

碳强度为控制目标深圳火电碳配额发放三原则

2018-11-05 09:58:15

碳强度为控制目标 深圳火电碳配额发放三原则

6月18日深圳碳排放权交易启动仪式上,深圳能源旗下的东部电厂率先挂单,卖出了2万吨配额。

然而,根据此前参与配额分配的专家测算,由于该电厂比业内拥有同类机组的企业碳强度高6个百分点,所以需要减排的力度,获得的配额也为紧张,未来几年,更大可能是碳市场上的买家。

深圳火电行业的碳排放额是怎么分的?从掌握的材料看,深圳的火电行业虽然只有8家,但其配额分配思路和过程则诠释了深圳设计碳交易市场的核心理念:实行强度控制而非总量,所以履约期末期,企业获得的预期配额得以根据实际产能的变化而调整。

如此煞费苦心,一方面是想给企业留足因产能增长带来排放增加的空间,另一方面也希望能够避免目前欧盟碳交易市场所处的困境因为经济走低,企业开工不足,配额大量过剩,而市场监管部门却缺乏配额调整手段。

此外,由于世界上其他地方都未将制造业等间接排放源纳入碳交易体系,所以若要观察深圳已开始运行的碳交易与国际上其他的碳交易市场的优劣高下,深圳的火电行业可谓是样本。

火电碳强度摸底

由于深圳没有钢铁、水泥、石油炼化等重工业,所以火电行业几乎是深圳的直接排放源。据了解,这8家电厂总的装机容量为1200多万千瓦,一年总碳排放量为1600多万吨,占所有管控企业总排放量的近一半。

深圳火电行业一共有8家电厂,其中唯有深圳妈湾电力有限公司烧煤,其他7家都是以天然气为燃料的燃机电厂。虽是这样,妈湾电厂可谓一家独大:公开资料显示,其一家电厂年度发电量占总火电发电量的46%,其排放量占所有火电厂总排放量的比重更是高达62%。

发放配额前,首先要做的是对行业历史碳强度及所使用装置的减排空间及成本进行摸底。所谓碳强度,即企业总产出除以碳排放总额。以妈湾电厂为例,2011年,该厂一共发了万度电,总排放是吨,也就是说,该厂每发1万度电,就排出8.98吨二氧化碳。

根据北京大学深圳研究生院环境与能源学院马晓明教授等人的研究,妈湾电厂的碳强度虽然小于国内平均水平,但离世界先进水平还高2%。

而燃机电厂的平均碳强度约为火电的一半,其中技术的广前电厂,每万度电排放的二氧化碳仅为3.93吨。

上述研究中获得的妈湾电力能源审计报告显示,该电厂未来可以使用的减排技术有凝泵变频改造、机组增容等9项。按这些技术的使用年限为30年计,该企业的减排成本为22.91元至508.88元每吨。其中,汽轮机通流技术改造需要投入2.28亿,年减排量可达24.5万吨,减排成本为31.06元每吨,基本相当于一周之前,深圳排放权交易所启动时,交易的笔碳价。

以深圳南山热电厂为样本分析出的燃机电厂节能减排成本则起价为57.30元每吨,其锅炉高压给水泵变频改造减排成本高达135.40元每吨。据该公司2012年报,由于天然气价格走高,发电量减少以及政府发电补贴不足的影响,该企业已经亏损运营数年。与南山热电同类型的燃气电厂其他四家电厂运行状况尚可。

广前电厂和深圳能源旗下的东部电厂都采用的是国内的大电机组,发电效率已达50%以上,配套电机也已经过改造,节能减排空间几乎没有。然而,值得注意的是,东部电厂前期的碳强度比广前电厂高了6%。

配额分配三原则

目前已开展对电力行业分配碳排放配额的地区和国家大致有:欧盟、美国加州、美国东北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

其中绝大多数地区在启动初期大多采取的都是按照历史排放量定额免费分配绝大多数配额,再逐步向有偿拍卖过度。其中新西兰引入了基准分配法,也就是根据国际上、单位碳排放强度小的前四分之一或十分之一设定标准,对管控企业发放配额。

据了解深圳在吸收借鉴这些经验并结合自身实际情况确定了三条分配原则:

首先,深圳采取按排放强度分配的原则,而不是限定总量。比如说,规定某电厂的碳排放强度为5吨每万度电,如果该厂计划2013年发100万度电,那么该电厂2013年就可以免费获得500万吨排量配额。如果终该电厂只发了80万度电,那么终履约的配额就被修订成为400万吨。如果届时经核查机构核实,该企业实际上只排放了350万吨碳排量,那么企业就可以出售50吨配额获益。

第二,不同类型的机组区别对待。如上文所说,深圳将8家火电企业分成3组,1家燃煤电厂、2家9F机组燃机电厂和5家9E机组燃机电厂。

,由于减排成本在很大程度上与碳交易价格相关,所以不同企业的减排成本也被考虑到配额分配中。对于减排成本较低的企业,配额从紧;而对于减排成本较高的企业,配额适度宽松。

从多个可靠渠道证实,终各家企业的碳强度是由主抓此项工作的深圳市副市长唐杰根据上述原则终拍板定下的。

谁将是卖家?

对于妈湾电厂,未来三年的碳强度是在三年平均碳强度上降低1%,即8.88吨每万度电。按照其预期发电量测算,该电厂未来三年每年可获得的预期配额要比2011年的实际碳排量减少约168万吨。

对于目前已经十分先进的广前电厂,未来三年几乎不承担减排。而其同类电厂深能源东部电厂由于跟广前电厂有6%的差距,未来三年碳强度目标要比年平均碳强度降3%。

对于五家9E型机组电厂,未来三年的碳强度目标为5家企业2011年的平均碳强度,即4.96吨每万度电。

考虑到企业减排技术的改进对于碳配额的发放和履约有一定的滞后性,马晓明等研究者预测目标碳强度低于2011年碳强度的妈湾电厂、东部电厂、中海油和南山热电将会是碳交易市场上的买家,而目标碳强度高于2011年碳强度的企业,如南天电力、宝昌电力、珏湖电力等则可能是碳市场的卖家。

然而,在顶着下降3%碳强度压力的东部电厂在交易启动当天高调挂出3.5万吨配额出售,似乎显示出该企业对于超额完成减排目标的信心和姿态。

但也有电厂表示担心。获知,电力行业配额已经确定完毕之后,今年3月底,在深圳市绿色发展基金会举行的一次深圳碳排放权交易机制探讨会上,有9E型机组电力代表提出,5家企业碳强度的数据是按照2011年使用的天然气来定的,但2012年这几家企业的进气源改变,两种天然气单位热值差了13%左右,以此折算的碳强度为5.3吨每万度电,高于4.96吨的给定目标。

专家指出,碳交易市场这种人为建立起来的市场,计划得再周密,实际运行当中也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像上文中提出的不同渠道的天然气热值不同给发电企业碳排放带来的变化这类问题一定还有很多,关键是要在运行中能够不断修正。

山地自行车塔轮
星力正版9代捕鱼
手机捕鱼游戏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