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东城信息港 > 健康

【墨海】兵工轶事(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7:25:33

夕阳把一抹余晖洒在高高的山顶上,将山岗染成了一片金色。风轻柔地刮着,带来夏日里山区特有的清凉。山洞里响了一天的打铁声停了,周遭静寂了下来。两只山鹊在那棵挺立的红松上叽叽喳喳叫着,享受着一天里惬意的时光。
洞前有一处百十平米的空地,呈现出不规则的形状,平日里空闲下来的时候,人们都爱站在这里,透过密集的野茅和树隙,朝着山下望去,看那弯曲的河流和崎岖的小道;看山鹰在深深的山涧中飞翔。
这个座落在大山深处的山洞非常隐蔽,距近的村庄都有十多公里,这就是当初为什么把兵工厂建在这里的原因。洞子很深,贯穿了整座山体。入口在这个长满了树木和杂草的山腰处,而出得出口却在一个深达百丈的绝壁上,如果将一块石头从出口朝下扔,半天才能听到落地的声音。这对于要避开敌人的视线的一个兵工厂来说,的确是一个好地方。
刚将兵工厂迁来时,这里还处在根据地里,但经过鬼子几次残酷的大扫荡,八路军主动收缩了兵力,根据地的面积也减少了许多。让这片方圆上百里的广阔地域成了位于根据地和敌占区的中空地带。这里地势险要,敌、伪、顽、匪多重势力犬牙交错,八路军也把这片广阔的区域作为自己了的游击区,局势相当复杂。
这是抗日战争艰苦的年代,面对强大的敌人,面对着敌进我退,根据地缩小的严峻形势,上级也考虑过将兵工厂撤到根据地腹地里的,但出于对地址和迁移难度的综合考虑,也鉴于兵工厂所在地易守难攻,就算是飞机轰炸都难以奏效等综合考虑,还是让兵工厂留在了这里。只是增加了对兵工厂的保护力度,将以前的一个警卫排,增加到了一个连。就这样,兵工厂在这里坚持了下来。工厂除了修理各种损坏的枪械外,还自己生产刺刀、地雷、手榴弹、枪榴弹等成品,成了八路军部队不可缺少的装备基地。
这会儿,厂长崔劲宏、技术员张科建两人正站在洞前那条崎岖山道的尽头,向下张望着。山下的风景很美,所有的绿色的植物都尽量展示着自己的美丽。几只猕猴在山岩上嬉戏着,享受着难得的安详时光。但他们却没有心思欣赏风景,前几天就接到上级的通知,一支从敌占区出发的运输队,携带着兵工厂急需的物资朝山里进发,要他们做好接应的准备。警卫连长王应高已于昨天上午带领一个排的战士顺着大道接应去了,然而,一直到现在,都还是没有一点消息。这不能不让他们担心。
崔劲宏是去年三月才被任命为兵工厂厂长的。那个时候,老厂长在自制的枪榴弹实弹发射试验中,因发生了意外而身负重伤。经过白求恩大夫的亲自治疗,保住的性命,但却失去了一条胳膊和一只眼睛,已不再适应武器开发这种危险的工作了,被安排去了根据地从事其他工作,这兵工厂的大梁就由崔劲宏挑了起来。
这是一个二十七、八岁左右的年轻人,中等个头,穿着一身全体的八路军军装,在夕阳的照射下显得很是精神。但从那紧锁着的眉头上,也能看出他的内心正翻腾着不尽的心事。
那天,老厂长苏醒过来以后,用那只还算完好的手紧握着崔劲宏的手说:“小崔呀,虽然这次试验失败了,但新型炸药的研制还得要搞下去。我们的黑火药虽然材料易得,但威力有限,这次事故一是配方上还有问题,二是试验的那个发射管不是无缝钢管制的,强度不够,所以下一步,我们还得在配方上多下点工夫……枪榴弹发射器这个项目,无论如何都要搞下去,前方攻坚需要呀!”
那时,崔劲宏只是一个劲儿地点头。
后来,上海地下党组织费尽力气搞到了一批无缝钢管,运输队闯过了敌人数十道封锁线,以牺牲了三名队员的代价,才把钢管送到了兵工厂。
得到这批无缝钢管后,崔劲宏组织了专门的攻关队伍,又根据钢管的直径重新设计了发射器的图纸,只用了半个月的时间,就造出了样机。对于榴弹本身,他们也重新调整了装药量,将引爆装置也进行了调整,确保只有经过发射,并飞行了十米以上距离时,保险装置才自动打开,以确保射手的安全。
实弹试验时,许多人都报名,争着要担任发射手。然而,面对一项有着高度危险的试验,崔劲宏决定和老厂长一样,由自己来担任发射手。在后山的试验场上,崔劲宏再一次检查了发射器和榴弹,沉着地扣动了板机。随着一声清脆的枪响,由步枪空包弹作为推动力的枪榴弹划出了一道美丽的弧线飞了出去,距离超过了一百二十米,落地后即刻炸开。只见前方火光一闪,腾起了一团浓烈的烟雾,枪榴弹终于试制成功了。
兵工厂就用那些无缝钢管,制作了三十五具发射器,送到了前方。这批枪榴弹发射器在前方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在以往的战斗中,由于没有重型武器,面对敌人的碉堡,八路军战士尽管恨得牙痒痒的,却只能用人硬冲,用炸药包来炸掉敌堡。有时为了炸掉一个敌人的碉堡,要牺牲好几位战士。而用枪榴弹,可以直接从敌人的枪口处射进去,只消一两颗就能让碉堡里伸出白旗,特别是那种只有伪军驻扎的碉堡。如果用加了药的榴弹,甚至可以直接炸塌半边敌堡。随着战事的发展,前方对这种武器的需求量越来越大,然而,无缝钢管却是日本侵略者严格控制的物资,市面上很难搞到。崔劲宏期望这次运输队能够再给厂里送来一批这样的材料,让他们能再生产一批枪榴弹。


远处响起一阵马蹄声,运输队同志的身影终于出现在了山道上,崔劲宏和厂里的一帮年轻人兴奋地奔了下去,把运输队的人马迎上了山来。
山洞外的空地上沸腾了,十余匹精壮的骡马给兵工厂驮来了紧缺的物资,也带来无尽的希望。用不着安排,人们就七手八脚地把物资卸了下来,骡马也被牵到了山后的池塘里喝水去了。
“崔厂长,瞧瞧我都给你带了什么来了?无缝钢管,五十米!听警卫连的同志讲,可以生产一百多具发射器的了!”在山洞的库房里,运输队长刘洪川指着那几捆用草帘和粗布包得严严实实的物资说道。
“那太好了,上个月司令员来视察时还要求我们尽快生产出一批枪榴弹呢。”
“只是,这一次的钢管和上一次直径又不相同,而且还是两种规格的……”
“这没有关系呀,我这儿历来就是有什么米做什么饭。只要是无缝钢管,我们就能让它派上用场的。刘队长,还有什么呀?”
“多得去了,粮食,钢材,铜材,还有一部新电台,和一台小型发电机。本来是想把电台和发电机留给司令部使用的,报告给司令员后,司令员让直接送到你们这儿来,说是你们那电台太老旧了,经常出故障。但这汽油机马力太小,发的电只能给电台有,外带可以解决两三个房间的照明……”
“这个司令员呀,记忆力就是好。一年前的事了,他都还记得。那次,他来厂里视察,我就是提了下电台的事,他就记着了。”
“哦,对了,我还给你弄来了几个大铁疙瘩,这一路上都小心翼翼的。怕它突然爆炸,这不,就叫两个队员赶着马,离开大队一里地,这会也该上来了吧。”
“你说的是没有爆炸的航弹吧?那太好了。上次前线送了几个上来,我们用那些黄色炸药做了五十多个高爆榴弹,专门用来攻坚,部队反映很好。”崔劲宏兴奋地说,拉着运输队长就朝洞外走去。
山道上,三匹马驮着几麻袋没有爆炸的航弹已经走了上来。崔劲宏说道:“来来,这些东西不能搬进洞里,让我们自己来吧。”他一挥手,马上过来好几位年轻人,把麻袋抬到后山的一个简易棚子里。
崔劲宏和刘洪川也抬着一个沉重的麻袋,来到了工棚。
这个工棚位于山洞的侧后方,是一片约摸百余平米的坡地。在坡地尽头,有一个高达十丈的悬崖,兵工厂就在靠近悬崖的地方,建起了一个石台,拆弹等具有高危险的工作就在这里进行。如果在拆弹取药的过程中发生意外,可以很方便地将炸弹推到悬崖下面去。
众人将几颗大小不一的航弹整齐地摆在工棚里,等着抽时间来拆开它们,将里面的苦味酸炸药提取出来。


这是一个阴天,风起劲地刮着,将雨的气息带到这山洞的外面。浓厚的云彩遮住了炽烈的太阳,让这山里显得格外清凉,这种天气正是拆弹的好时候。
崔劲宏将一大帮跃跃欲试的年轻人全赶到了安全处,只留下了自己的徒弟、技术员张科建。他们将拆弹要用的工具挨次摆在石台上,开始仔细观察起这颗日产的航弹来。这是一颗中型的航弹,装药量在三十公斤左右。如果拆除成功,里面的高性能炸药,可以生产150枚枪榴弹或高爆手雷,这个险值得一冒。
崔劲宏是放弃了国民党兵工厂工程师的优厚待遇,从重庆二十一兵工厂一路转碾达到延安的。来到延安后,在组织的安排下,他参加了抗大的学习,是八路军批枪械及弹药专门人才。自党中央和毛主席发出到敌人后方去的号召后,他随着部队来到这太行山区,参与了个兵工厂的筹建工作。兵工厂组建后,他带领着几个铁匠和青年学生,优化了 ,使其爆炸的威力提高了一倍以上,用这种新型火药装置的再生子弹,克服打不远,打不准的毛病,成了前线部队的新宠。目前已经形成了月产再生子弹三千发的生产能力。如果旧弹壳能够供得上,这个产量还可以提高。正在设计开发中的小型圧铸机,进展也比较顺利,一旦生产出来,可以形成日产三百到五百枚新弹壳的能力。到那时,他们不仅可以给用过的弹壳重新装药,使其重返战场,还可以加工生产出自己的全新子弹。
将没有爆炸的航弹拆开,对于崔劲宏来说,也不是次了。刚来到这里不久,根据地的老乡就给工厂抬了一颗大炸弹来,那是一颗人们都没有见过的大家伙,称了下重量,足有一百多斤。整个兵工厂的同志也都没有见过这样的大家伙,人们围着它打量着,不知从何下手将它拆开,航弹的引信已经打开,不知是什么原因,这颗大炸弹没有爆炸。崔劲宏仔细观察了航弹好久,终于看出了门道,它的原理和那些小型航弹是一样的,随着飞机的投掷,引信在重力的作用下打开,与引爆装置形成待发之势,当炸弹落地,随着弹头与地面的撞击,引信引爆起爆药,从而让整个航弹炸开。
他主动请缨,拧开航弹头部的紧固螺丝,将起爆装置拆除了下来,那一次,他用了三个多小时的时间,把那颗一百多斤重的大航弹解除了武装,把炸药全取了出来。足足有三十公斤。打那起,崔劲宏就成了厂里的拆弹专家,两年多来,拆除了数百枚各型炸弹,为工厂取得了一千多公斤苦味酸炸药。
崔劲宏仔细地检查了一遍眼前的这枚航弹,发现它就是一枚普通的BZ02型航弹,不知是小日本国内生产这种航弹太多,疏于检验还是出现了其他的问题,近段时间来,发生了多次此类航弹落地不炸的情形。八路军的有些被服厂甚至将里面的炸药取出来,做为染料来染做军装和军被的布匹。
艺高人胆大,他在徒弟小张的配合下,熟练地操作着,很快就把一颗炸弹的装药全倒了出来。在拆第二颗时,他让小张动手,他在一旁指导,这种工作只靠他自己来做是不行的,他必须还要给工厂培养出几个拆弹高手来。


夜已经很深了,机房里还亮着灯光,崔劲宏带着厂里几个技术骨干,都还在忙碌着。几盏马灯将工房照得亮晃晃的,几匹骡马在已经踏出了一道深深印迹的地上一圈圈地转着,拉动着用于带动机床的木制滚轮,再通过一系列复杂的传动装置,传输到机床上的力量刚好能够让需要加工的无缝钢管以工艺要求的速度转动,在锋利的车刀作用上进行必要的加工。这是整个兵工厂核心的车间,里面有着五台这样的宝贝,有的机床经过崔劲宏和他的徒弟们改装,可以一机多能。这样,他们就可以进行车、铣、镗、磨等多种作业了。在整个八路军兵工体系里,这里的设备是齐的。但是,靠畜力带的机床,转速是不均衡,精力也不好控制,而且一次只能开动一台机床,要开动多部机床,就得增加畜力,但是,这是在山洞里,地方相对狭小,想要开动多台机床,几乎是不可能的。这成了一个令崔劲宏头痛的问题。
人们紧张地工作着,有的在加工着发射器的主体管,有的在对制作好的零部件进行检验,有的则坐工作台前,对榴弹发射器进行的装配调试。
崔劲宏却坐在一个相对偏僻的角落里,对着一根粗钢管和一张图纸沉思。运输队这次送来的无缝钢管中,有几根直径达到了十二厘米的粗管。但长度却只有不到四十公分。这种直径的钢管,完全可以制作成小炮了。日本鬼子的部队里,就配置了许多小炮,它们轻便灵活,可以单兵携带,在行进的路上随时都可以停下来,架在地上发射,且杀伤力超过了任何一款手雷。
他看着那几根长度不到四十公分的无缝钢管,陷入了沉思。他见过鬼子的那种小炮,那其实就是一种小型的迫击炮,要发射还是得停下来,将小炮在地上架好。他不打算仿制鬼子的。他要在现有的条件下,造出一种可以像枪一样发射的武器来。在他的构思中,这种新型的武器,不像鬼子的那样,炮弹必须从发射口的前端滑入,而是可以像步枪一样,拉开大栓,就可以将炮弹填入,然后瞄准,扣动板机发射,炮弹可以平射,就是在行进中,也可以发射,准确性还很好。这种设计,一开始就超过了鬼子的小炮。

共 10170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篇反映我军兵工战线英雄事迹的小说,小说用灵动的语言,精彩的情节,生动的故事,描述了在抗日战争时期,我军的一个兵工厂在极其困难的情况下,从修理枪械开始,到自制刺刀、大刀、地雷和手榴弹,还开发出了更具杀伤力的武器。为了解决畜力拉动机床动力不足的问题,他们主动出击,伏击日寇的汽车,以汽车的引擎来带动机床,终于开发出了具有较大威力的攻坚炮,为了解决地雷和自制炮弹的威力的问题,他们改进配方,在黑火药的基础上,通过增加其它物资,开发出了新型的炸药,这些都在对敌战斗中发挥出了重要作用。小说以朴实的语言,塑造了兵工厂厂长崔劲宏、警卫连长王应高、技术员张科建等典型形象。小说情节生动,跌宕起伏,体现出了作者对语言的驾驭能力,的确是一篇值得一读的小说。力荐阅读。【编辑:雨春】【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510080011】
1 楼 文友: 2015-10-07 12:00:1 一篇描写老兵工艰苦创业英雄故事的作品,值得一读。 走别人踩过的路肯定是一条非原创的路,所以地铁成了现代城市的毕由之路!
回复1 楼 文友: 2015-10-07 14:44: 5 感谢雨春老师的编按及点评。
2 楼 文友: 2015-10-07 12:00:54 感谢赐稿,期待下一篇佳作。 走别人踩过的路肯定是一条非原创的路,所以地铁成了现代城市的毕由之路!
 楼 文友: 2015-10-07 12:02: 4 问候作者,期待更多精彩再现,展现你的风采! 走别人踩过的路肯定是一条非原创的路,所以地铁成了现代城市的毕由之路!
4 楼 文友: 2015-10-07 1 :21:28 无比滴欣赏秋语老师的小说写作能力,羡慕啊,严重滴点赞,一百个,够不够哟。老师写这么长的文一定辛苦了,丫头给你泡上等的好茶 ,切新鲜上市的水果。 女人不仅要丽质更要励志!
回复4 楼 文友: 2015-10-07 14:46:41 谢谢丫头驻足留墨。你的点评是对我的鼓励哟!
5 楼 文友: 2015-10-07 17: 5:19 感谢赐稿墨海!祝你创作愉快、精彩纷呈!
回复5 楼 文友: 2015-10-07 19:42:06 感谢软社留墨鼓励!
6 楼 文友: 2015-10-07 18:22:56 欣赏秋语老师佳作,佩服老师深厚的生活底蕴,和丰富的想象力,娴熟稳健的笔力,学习了! 刘柳琴,邯郸市作家协会会员。自幼喜爱文学,笔耕不辍,全国第二届职工文学创作班学员。2012年荣登草根名博文化新人榜。已在多家网站发表作品近百万字。
回复6 楼 文友: 2015-10-07 19:46:40 谢谢柳琴老师驻足留墨。这篇作品早就想写了。一直没有构思成熟。我在一家兵工企业工作了三十多年,是一个地道的兵工人。
7 楼 文友: 2015-10-08 07:10:0 老师的小说值得我们学习! 喜欢文字,喜欢音乐,文字和音乐都是来自心灵深处的声音。
回复7 楼 文友: 2015-10-08 14:00:19 谢谢漂泊老师的鼓励!祝你教学顺利,创作丰收!心供血不足的危害
孩子口臭
儿童中暑
孩子眼屎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