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昆明市政府救助站一分为二一半救助一半酒店

2018-12-03 16:43:07

昆明市政府救助站一分为二 一半救助一半酒店

左边是救助站,右边是酒店。 搬进新楼2楼的其中一个副站长办公室,办公面积宽敞。郭秋月 摄   昆明市政府救助管理站(以下简称救助站)一栋新建的6层大楼坐落于昆瑞路192号当街位置,今年3月以来,这栋建筑多次被路人瞩目议论,原因是该楼一分为二,一半变身为了酒店。救助站昨日证实了民曝光的消息,并称原因是“资金短缺”,但建造该楼的财政耗资高达2033万元。目前,该楼承担的未成年人救助功能也从当初宣传的规模减少了一半。不过,救助站认为出租办酒店这事其实“落不下好处”,因租金会上缴市财政,昆明市民政局证实了这一说法。   救助站内办酒店 民称奇葩   早在3月10日,民“拉普达勇士66”就照下现场图片追问为何救助站会变成酒店,感慨“云南十九怪”。3月26日,另一民“筑路人老憨”也拍下照片,再次曝光此事。直到3月29日,民“Sinor”在昆明本地络社区“金碧坊”质疑此事,才引起舆论关注。   “这是一幢奇葩的建筑,环境优雅,楼顶上左边写的是‘昆明市未成年人救助中心’,右边是‘百顺酒店’。顺着围墙,找到大门,您可以看到门口的牌子上写的是‘昆明市人民政府救助管理站’,旁边还挂着一个牌子写的是‘反家庭暴力妇女庇护所’。”民“Sinor”描述。   “Sinor”还调侃,“看到这里我很欣慰,看来随着GDP的高速增长,那些需要救助的妇女和未成年人可以住进酒店了,而且有机会享受488元一晚的豪华套房。”   这栋楼就在救助站大门右侧。远看,这栋灰色的6层大楼,靠近救助站大门的一侧,楼顶立着“昆明市流浪未成年救助保护中心”的大字招牌,旁边楼顶是“百顺酒店”字样。大楼临街一面正中位置,也有“百顺酒店”的招牌。   救助站盖楼花2033万元   救助站属于昆明市民政局,是参照国家公务员管理的全额拨款事业单位。   据昆明市招投标信息显示,救助站这栋楼2008年建设时中标金额为1589万元,2010年装修工程中标金额为329万元。项目经昆明市发改委批准,属政府财政拨款。其实不止,救助站站长李金留昨日透露,这栋楼终耗资2033万元,总建筑面积9447平方米。   李金留说,这栋楼名为“救助管理综合楼”,去年年底投入使用。这栋楼其实是经他报请发改委,由当初的两个项目合并而成的,“一个是办公楼,另一个是儿保中心。”之所以合并,因为盖两栋楼浪费楼间空地,也不如一栋楼美观,地势也决定该处盖两栋楼影响使用。   据现场察看,目前救助站工作区域共4栋楼,除了一半变成酒店的这栋新楼,还有救助成年人的“救助管理楼”、两层楼的“儿保中心”和老办公楼。   李金留证实,目前,地面有6层的“救助管理综合楼”一半区域(约4000平方米)租给了百顺酒店。另一半救助站留下自用。   百顺酒店门口的电子屏上显示,套房488元、豪标218元、商务间208元、标间188元。百顺酒店大堂经理郝蕊接受采访称,酒店已完成装修,于今年3月31日试营业,楼共72个客房。酒店老板王冲通过郝蕊转达,暂不接受采访。 [1][2][3]下一页租一半楼给酒店是因资金短缺   救助站“救助管理综合楼”资金源自政府财政拨款,用途是站方办公和公益救助,2033万元盖的楼为何租了一半给百顺酒店呢?如果当初设计的大楼现在看来太大,又怎么经过审批拨款的呢?   李金留说,租了一半给百顺酒店是因为救助站资金短缺,但财政拨款有限,“所以只能将原有办公区域出租。租的只是办公楼区域,儿保中心(即未成年救助保护中心)不涉及其中。”   租楼一事,比投入使用进行得更早。 前一页[1][2][3]下一页“约4000平方米的面积租给了酒店,租金每年元,租期10年,租金5年一付。”李金留说,救助站组成了租赁领导小组,下设保障办公室,于去年6月开始公开招租,12月正式租给了百顺酒店。他说,该楼去年年底投入使用。   李金留表示,救助站经常要接待来自全国各地的工作人员,其中有很多人是半夜才到,安排这些人的住宿成了救助站的一大问题。这是除了资金短缺外,让他作出将楼租给酒店决定的另一原因。   “其实我们什么也落不下,就剩下一个方便安排全国工作人员住宿的好处。”李金留说,将楼租给酒店所得的租金,根本不会经过救助站账户,而是直接上缴给昆明市财政。   救助站主管部门——昆明市民政局表示,按照“收支两条线”的原则,救助站租楼所得租金肯定会上缴到市财政,但暂时不清楚救助站是否已收到租金。李金留说,因为百顺酒店还在试营业阶段,所以租金暂未收取。他还表示,租楼的决定是救助站作出的,曾上报市民政局。但市民政局一名负责人昨日接受采访称,未收到过救助站任何“租综合楼部分区域给宾馆”的书面文件。   而当初的设计规模,李金留表示,“是基于发展的考虑,为未来预留空间。并且办公区域也只是暂时的,可能改成儿保中心(未成年人)的住宿。”   救助规模与宣传资料相比有缩水   在救助站留下自用的区域,1楼暂时空置,楼,每层楼中间位置均有一道门与百顺酒店相隔。2、3楼是办公区,4、5楼为未成年人安置宿舍,但未见被救助的未成年人,也看不出有人住过的痕迹。6楼为教室,室内椅子尚未拆封。   李金留说:“目前楼里的儿保中心已投入使用。但这几天厕所坏了,所以安排孩子们住在旧的儿保中心楼。”   4、5楼的未成年人安置宿舍,房门使用的是刷卡式门锁,内部装修布置让人联想起普通酒店双人标间。李金留否认这些房间会被用作酒店经营,而使用刷卡式门锁是因为“对儿童的救助是强制性管理,救助站怕使用普通门锁会出现安全隐患”,他表示,目前所有的房门卡,均在救助站工作人员手中。   目前,救助站官宣传资料仍称,位于这栋楼中的“未成年救助保护中心容纳200张床位”。   实际上,该楼救助站自用区域内,4、5楼每层有25个房间,每个房间两张床,共100张床位,与当初的宣传相比,规模缩水一半。李金留解释:“现在没钱,暂时不能买足够多的床铺。资金到位后每间房要放4张床。如果还不够,会把3楼也改造。”   李金留还表示,目前搬入该楼的工作人员均来自“儿保中心”,“并且原来也没有规定说工作区域一半,儿保中心一半,所以不存在‘占了儿保中心原有空间’的说法”。   李金留介绍,他的办公室目前仍在老办公楼,目前搬进新楼2楼的有分管儿保中心和后勤的两个副站长。   四重逻辑悖论   昆明市政府救助管理站一栋新建的6层大楼近让民“不说不快”,原因是该楼一分为二,一半变身为了酒店。站方昨日证实此事属实并进行了解释。围绕民的质疑和站方的解释,出现了几重逻辑悖论,谁能帮救助站解开难题呢?   悖论一:救助站出租大楼一半区域办酒店的原因是“财政拨款有限,资金短缺”,但盖这个楼就花了财政拨款2033万元。当初说好的救助,现在也削减了一半。有钱盖楼,没钱办正事?   悖论二:以救助名义争取到拨款,盖好楼拿去出租办酒店,规定用途大逆转,谁说了算?   悖论三:救助站认为出租办酒店这事其实“落不下好处”,因租金会上缴市财政,活雷锋?   悖论四:将来,救助孩子的宿舍“一个房四个床”才能实现当初预计的救助规模,但同一个楼的领导办公室又很宽敞,这是闹那样呢?   雷沛 慈亚圣前一页[1][2][3]

大闸蟹价格
仓储货架
建筑钢材价格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