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东城信息港 > 法律

吞天邪帝 第六百四十五章财帛动人心

发布时间:2020-02-15 21:24:32

吞天邪帝 第六百四十五章财帛动人心

《嵩山派》太上二长老的建议,让卿建仁很是心动,不过当他看到泰然自若地站在前面的吴翰麒时,就好像有一桶冷水当头浇了下来,一下子将他心底刚刚升起的贪欲给浇灭,下意识地摇了摇头,用神识传讯道:“师弟!钱财固然动人心扉!但我们也必须要有命享受才行,否则《蜀山派》那些老家伙就是我们的榜样。”

《嵩山派》的太上二长老听到卿建仁的提醒,马上就想起林宇辉等人陨落的经过,脸上不自觉的浮现出惊恐的神情来,不过财帛动人心,《嵩山派》太上二长老看到那堆仙晶的时候,笼罩在他心头的阴霾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嵩山派》太上二长老满脸贪婪的盯着远处的仙晶,用神识向卿建仁传讯道:“大师兄!先前吴公子不是也说过了,机遇与危机是并存的,我们是否能够抓住机遇,就要看我们的造化。”

“这一路上过来,虽然到处充满了危机,同时也充满了机遇,但是因为我们一直都靠着吴公子的庇护,导致我们跟机遇失之交臂,之前阮仙人已经说过,这《阿修罗试炼场》,乃是上古三大试炼场之一,这一路过来,我们已经见到许多毕生都从未见过的宝物,就连吴公子都曾经说过,机遇是要靠自己去争取,这就说明吴公子并不见意,大师兄你又何必顾忌那么多呢?”

看到卿建仁患得患失的表情,《嵩山派》的太上二长老清楚的意识到卿建仁已经心动了,连忙再次向其传讯道:“另外有句老话说的好,爹有、娘有,不如自己有,如果能够获得那些仙晶,哪怕只是一半,就足以让我们师兄弟几位在仙界立足,难道大师兄你真的甘愿成为其他人的附庸吗?在说了,这头巨龙现在正在睡觉,只要我们不吵醒巨龙,那些中品仙晶不久成为我们《嵩山派》的囊中之物。”

正为这些仙晶而患得患失的卿建仁,听到太上二长老的这么一问,在看了一眼远处堆积如山的仙晶,脸上那患得患失的表情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脸的坚毅,传讯对太上二长老说道:“师弟!你说的没错,一味的依赖别人,不但会让我们成为别人的附庸,更会使我们的道心停滞不前,富贵险中求!无论是为了《嵩山派》,还是为了自己,我们都得搏上一搏。”

下定决心之后,卿建仁也不再迟疑,连忙对沉思中吴翰麒建议道:“吴公子!这从进入这座试炼场之后没多久,这一路过来我们都是在您的庇护之下,才有惊无险的闯到这里,之前您也曾经说过,危机与机遇都是并存的,要不这一层先让我们试上一试?”

“林师兄!你这是要干什么?那可是上古的神龙,就连阮仙人都没办法对付,你们过去,这不是去送死吗?”陈钰晴并不清楚卿建仁的目的,当他见到卿建仁竟然向吴翰麒毛遂自荐的时候,连忙出声阻止对方。

陈钰晴的阻止,完全是在卿建仁的预料当中,不过他并没有打算将自己的目的告诉陈钰晴,而是装出一副舍生取义的态度,对陈钰晴开解道:“陈师妹!我们修炼之人,原本就是逆天而行,可是今日这座试炼场之后,我们却一直处于吴公子的庇护之下,试炼场的存在是为了什么?不就是变相对我们这些修士进行考验吗?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连面对的勇气都没有,今后我们的修行道路还能走多远呢?”

也许是因为陈钰晴对卿建仁百分之百的信任,导致陈钰晴对卿建仁的话是深信不疑,想到巨龙的可怕,她原本还想劝说卿建仁,不过看到卿建仁那坚毅的表情,到嘴边的话又被陈钰晴给咽了下去,一脸关怀地对卿建仁嘱咐道:“仁哥!既然你已经做了决定,师妹我就不阻拦你了,不过这巨龙非比寻常,你一定要小心再小心。”

卿建仁听到陈钰晴的叮嘱,看到陈钰晴那一脸关心的表情,心中突然升起一股歉意的念头来,不过考虑到自己此行的目的,这股歉意的念头很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一脸严谨地回答道:“陈师妹!你就放心好了,师兄我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看到卿建仁那副视死如归的表情,吴翰麒的心底非常的纳闷,对卿建仁的举动感到百思不得其解,不过当他看到《嵩山派》双眼灼热的盯着远处的仙晶时,马上就醒悟过来,在心中暗想道:“本公子刚才就感到奇怪,眼前的巨龙就算是本公子都为之忌惮,卿建仁为什么会排除恐惧,提出为他们去探路,原来是冲着巨龙的宝藏而去。”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句话说的一点都没错,巨龙的宝藏固然是让人眼红,却不是那么容易获取的,财帛固然动人心,但也得有命花才是,既然《嵩山派》的这些家伙那么急着想要去送死,那就权当废物利用

,让他们帮本公子去探探路。”

这时吴翰麒的眼中闪过一道睿智的目光,脸上装出一副关心的样子,对卿建仁嘱咐道:“卿掌门!虽然眼前的这头巨龙还没有醒来,但是我们谁都不清楚巨龙什么时候会醒来,而且巨龙的强悍,要远比《尸香魔芋》和《幽冥鬼王》恐怖百倍,你们过去探路,凡事一定要小心谨慎。”

此时的卿建仁并不清楚,《嵩山派》其他几位太上长老的反应,已经暴露了他们前去探路的目的,当他听到吴翰麒的叮嘱时,脸上浮现出感激的神情来,恭敬地回答道:“吴公子!您就放心吧!我们不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看着卿建仁领着嵩山派的强者朝着巨龙走去,阮青山的脸色却是十分的阴沉,对站在他身边的吴翰麒说道:“公子!这群见利忘义的小人,如果没有公子您的庇护,他们是否能够活着走到这里还是未知之数,他们不懂得感恩就算了,现在竟然还敢染指这巨龙的宝藏,也就是公子您不计较这些,如果换做老奴早就一掌拍死他们了。”

阮青山不清楚陈钰晴和卿建仁的关系,但是吴翰麒却十分了解,当他听到阮青山的话时,下意识地看了一眼一旁的陈钰晴,笑着回答道:“青山!之前本公子就说过,有些东西命中有的自然会有,命中无的莫强求,贪念往往会让人迷失自我。”

“其实本公子刚才已经提醒过他们,那巨龙要远比《尸香魔芋》和《幽冥鬼王》更加可怕,但是那时他们已经完全沉浸在巨龙的宝藏当中,路是自己选的,既然他们选择了这条路,本公子有何必阻拦他们呢?”

阮青山听到吴翰麒的回答,马上就明白吴翰麒的意思,脸上愤怒的表情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地则是一脸的佩服,笑着回答道:“公子!您说的没错,路是他们自己选择的,既然他们选择这条路,那就要有送死的觉悟。”

阮青山说这番话的时候,并没有避开陈钰晴等人,当《雪山派》的强者们听到吴翰麒和阮青山的对话时,这才明白卿建仁等人的目的,说心里话,刚才看到这些仙晶的时候,他们也曾经心动过,但是因为吴翰麒和阮青山的存在,让她们不得不放下心中的贪念,结果她们怎么也想不到,《嵩山派》的强者们为了巨龙的宝藏,竟然铤而走险。

在《雪山派》的强者们,为《嵩山派》的举动而感到惊骇的时候,陈钰晴的脸色却变得非常的难看,刚才卿建仁说要帮吴翰麒去探路的时候,她的心底本就非常的纳闷,但是出于对卿建仁的信任,再加上这一路过来,他们都是在吴翰麒的庇护之下,让她本能的以为卿建仁是想要在吴翰麒面前表现一番,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她才没有阻止,甚至赞同卿建仁的决定,觉得这是一次将吴翰麒表忠心的好机会。

结果陈钰晴怎么也想不到,卿建仁在关键的时候,竟然被贪欲蒙蔽了双眼,这不但让吴翰麒对卿建仁失去信任,甚至还很可能给《嵩山派》的带来覆灭的危险,这个事实让陈钰晴在感到失望之余,心中是充满了愤怒。

此时《嵩山派》的这些强者,并不清楚他们的目的早就被吴翰麒识破,他们一路小心翼翼的前行,当他们距离沉睡中的巨龙越来越近的时候,那呼噜的声音就好像雷鸣一般,在他们的耳边响起,巨龙呼吸时所产生的气体,就好像一股飓风,从远处朝着卿建仁他们吹来。

腥臭的飓风吹打在卿建仁和《嵩山派》强者们的脸上,让他们下意识的屏住呼吸,那宛如刀割般的痛楚,使卿建仁感觉自己的面前有股巨大的阻力,让他的身体不由自主地朝后面退了几步,脸上浮现出无比凝重的表情来,用神识对《嵩山派》的强者们传讯道:“这是距离呼吸时所产生的飓风,估计我们越靠近,风力恐怕会越大,为了避免被风吹走而吵醒巨龙,大家彼此手挽手,横着前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