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东城信息港 > 法律

本文发于蓝鲸教育作者金永梅经亿欧供行业人2019iyiou

发布时间:2019-05-14 15:42:12

【编者按】今年以来,在政策和技术的双重推动下,大语文成了一个火热的赛道,巨头纷纷布局。在大语文热的影响下,分级阅读产品层出不穷,其中既有面向C端的阅读产品,也有面向B端的技术平台。

但是,就目前来看,我国的分级阅读市场尚未形成一定的行业标准,未来,AI技术的应用可能会带来更多的想象。

本文发于蓝鲸教育,作者金永梅,经亿欧,供行业人士参考。

今年年初,全国17个省市启动了新高考改革,目前在各省市出台的改革方案中,语文等文科类学科被更加重视。阅读理解、写作的广度难度增加,语文核心素养要求提升,也就意味着学生长期的阅读积累将会直接影响语文成绩。但阅读不同于看课本,有着明确的标准体系,让孩子热爱阅读,逐渐提高阅读水平,则需要科学系统的体系引导和培养。由此,专业针对儿童阅读的产品重要性得以凸显,也受到各界关注。

政策与技术纷纷加码根据中国少年儿童出版总社对儿童阅读现状的调查,“选书难”成为孩子、教师和家长共同的迷茫。“不知道看什么书”成为了阻碍孩子阅读的第二大理由,占比超30%;“阅读书目多,学生差异大,不知道如何选书”成为教师在阅读教育中的首要困扰,占比47.21%; 35.14%的家长反映“不知道给孩子买什么书”是他们在阅读教育上遇到的重要困难。

由此可以看出,专门针对少儿的阅读类产品和成人阅读产品的核心区别就在于,其更加侧重教育属性。通过前期吸引孩子的阅读兴趣,到中期提升阅读能力,到能进行自适应性的阅读分级推荐。那么整套产品逻辑都需要依托阅读分级技术,这也是为什么市场上的少儿阅读类产品都以分级阅读为核心。

当前,分级阅读类产品初步得到资本的注意,除新高考改革带来的大语文热度外,与政策利好,教育和数字阅读的普及等原因不无关系。

从政策方面来看,书香中国活动已经进行多年,全民阅读写入国家战略。多地更是把建立少儿分级阅读体系写入规划意见。例如江苏省把“儿童与青少年分级阅读标准和评估办法”列为《江苏“十三五”全民阅读发展规划》的重大课题。尽管当前阅读分级制度的呼声很高,却未能形成统一性的全国标准,并真正开始实施。

二是教育与数字阅读的普及。根据艾瑞咨询研报发布的《2018中国数字阅读行业研究报告》显示,青年阅读用户人数占比超过六成,数字阅读行为在青年群体中普及程度越来越高。技术的进步让阅读越发普遍,脱离了纸质书的禁锢,分级阅读产品才有实践的可能。

各公司根据优势,产品模式各不相同当前,各类公司虽然在整体利好环境下均对k12分级阅读产品有所动向,但根据自身优势不同,他们各自的侧重也有所不同。

一类是教育机构大语文布局下所引进的分级阅读课程。

以新东方、好未来、立思辰为代表的教育巨头公司,通常以中文分级阅读技术作为核心,把k12阅读作为其中一品类,归属在其大语文布局中。这些公司分级阅读产品的教育属性更加明朗,这些产品随着大语文课程而推广到市场,因此一般以c端为主要获利渠道。

以立思辰大语文品牌“诸葛学堂”为例,分级阅读主要被应用于其庖丁阅读产品中,通过将现代文、名著和文言文阅读分级化后,变现成语文课程售卖。

同时,为弥补自身阅读资源缺乏,教育公司会选择与图书机构合作。例如学而思曾与亚马逊中国合作,推出了针对岁学生的中文分级阅读推荐书目,包含合作书籍120册,在亚马逊中国售卖,同时策划展开“二十一天悦读打卡”线上活动。

一类是面向C端互联用户的分级阅读平台。

这类公司自身掌握着大量图书资源,同时具有线上用户流量优势,推出的产品类似于青少年儿童图书馆,都以在c端销售阅读资源为主要获利渠道。以易有道推出的有道乐读和掌阅推出的掌阅课外书为例。易有道乐读给自己的定位是少儿移动图书馆,通过分级阅读等技术,为少儿推荐适合的书籍。而付费方式上主打“会员订阅制”,按月(30 元)、季度(88 元)、年(308 元)收费。除此之外,两公司都从儿童视力保护等方面考量,推出了配套的护眼阅读器。 掌阅课外书的阅读器定价1199元,但蓝鲸教育在某电商平台发现,该阅读器月销售量仅67台,相比于掌阅针对成人推出的阅读器,月销量差距多达20倍以上。

B端为主C端同步开放的分级阅读技术导向型平台尽管新高考等因素,使得c端的爆发成为必然,但以分级阅读技术为导向的公司,则更多的倾向于与b端学校合作。以刚获得Pre-A轮1600万人民币融资的“亲近母语”为例,根据其官数据,该公司已经跟多所公立和民办小学建立了合作,包括提供师资培训、分级阅读课程用书采购、活动合作等等。同时,院校中的大量数据,有利于该公司对自身技术进行进一步优化。

尚未形成分级阅读行业标准,AI技术或能助力在中国,中文分级阅读尚属起步阶段。而美国等发达国家已经制定出一套完整的分级阅读标准比如蓝思分级(LEXILE)、GE分级。蓝思测评体系是美国Metametircs教育公司受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资助,经过15年的研究开发出来的。主要从读物难度和读者阅读能力两个方面进行衡量,帮助读者选择适合自己的读物,目前产品覆盖了全美 50% 的学生。

早期中国的分级阅读基本用于英语教育之中,多引用国外体系。例如51Talk、哒哒英语、VIPKID 等英语平台都曾披露过与英文分级阅读相关的产品计划。但是由于中文文字构成、词汇、表意和句式结构的复杂性等原因,中文分级阅读领域则是一片空白。

尽管学界曾多次建议设立统一的中文阅读分级标准,但实际上,目前中国的分级阅读多以年龄、年级为分类标准,外加读物,常见的形式就是“xx专家的阅读建议”,“适合 X 岁儿童阅读的读物”。难以广泛试用于市场上数目繁多的少儿阅读书籍,并且做不到根据每个孩子的阅读能力进行自适应阅读。

首创中文分级阅读的考拉阅读的目标是中国版蓝思。早在其获得数百万美元A轮融资时,就宣布将融资资金用于累积底层AI技术,打造“人工智能+阅读”研究院。根据公开资料显示,考拉阅读汇集了机器学习、语言学、心理学三方面人才,区别于传统以年龄、年级划分,推荐书籍的简单粗暴标准。利用AI技术,特别是深度学习技术,如循环神经络、长短时记忆络等,从更高维度建立特征(英文分级大都在5个特征以下,而考拉分级标准采用数十维特征向量),从而弥补了中文在字词分析、句法分析、语义理解等方面的劣势。通过互联平台系统收集用户使用数据,不断地更新ER framework的系统参数,从而可以使难度感知更精确,推荐更符合真实使用场景。

根据新东方与国双联合发布的《2018年中国智能教育发展白皮书》显示,AI+教育将通过自适应等技术智能规划学习路径与内容,使得学习将更有针对性,效率更高。未来或将更广泛的应用于智能阅读领域。

相关推荐:

分级阅读、名师IP、线上化,难以效果外化的大语文还需如何修炼?

大语文“德州局”

另类看待概念火热的“大语文”

理才网CEO陈谏:一站式企业级应用生态掀起智慧管理浪潮
2006年烟台零售B轮企业
被亏损困扰的美图打赢跨境电商这场硬仗胜算几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