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东城信息港 > 历史

情感倾诉因为痴痴爱过所以念念不忘情感倾诉

发布时间:2019-09-22 18:00:22

  情感倾诉:因为痴痴爱过,所以念念不忘[情感 倾诉 爱过 念念不忘]

  核心提示:不久前,几位俄罗斯的朋友来中国旅行,多年未见,往事如烟。二十年的岁月变迁,我们都老了,有些东西却始终未变,比如友情,比如对爱的执着…

  二排右四戴白帽者为玛莎,她身边留胡子者为她的丈夫热尼亚

  在订阅号中搜索xwhqgqs或者扫描二维码,即可关注,与大侠、香北、桥桥、安欣等您喜欢的主持人,在此沟通互动。

  ■编前语

  不久前,几位俄罗斯的朋友来中国旅行,多年未见,往事如烟。二十年的岁月变迁,我们都老了,有些东西却始终未变,比如友情,比如对爱的执着在这个世界上,或许有国度和种族的区分,但在面对爱情、死亡、打击和磨难的时候,所有的人表现出的勇气和意志又如此相同。这令桥桥生出了讲述俄罗斯人故事的想法。接下来,我们将推出俄罗斯情感倾诉系列报道,看大千世界,体验不同人生。

  桥桥大学毕业后便留在了俄罗斯,工作中认识了玛莎,如今算来已经相识20年了。

  就在几天前,玛莎儿子来长春公干,把她一起带来了。多年未见,一时间桥桥竟无法将这个体型微胖,略显老态的妇人与记忆中的那个风姿绰约的女子重叠。原来岁月真的如此无情,原来失去丈夫的女人真的很无奈。

  1

  20年前,我在俄罗斯远东重镇伊尔库茨克市一家中国驻俄公司做翻译,玛莎是俄方老板的妻子。与那些人到中年就膀大腰圆的俄罗斯妇女全然不同,虽已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可是她身材苗条、气质优雅,堪称俄罗斯贵妇的典范。

  听说她当年是医学院的高才生,大家都以为她会成为出色的外科医生,谁知她大学毕业就嫁了人,从此在家相夫教子,没再出来工作过。但让人难以理解的是,依着玛莎的条件竟嫁了个二婚的,实在有点委屈。对于玛莎的选择,亲朋好友无不感到遗憾,这也勾起了我对她的好奇心。

  玛莎的丈夫热尼亚是位速滑教练,曾经还破过滑冰项目的全国纪录,当然是苏联时期的。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他曾来长春训练,结识了不少中国人,回国不久便辞职当起了倒爷儿,也算是俄罗斯批下海经商的弄潮儿。开始时他只是从中国往回倒腾服装,后来就跟我们老板合作出口贸易,很快掘到桶金,成为伊尔库茨克市有名的新贵。

  记得次被邀去玛莎家做客,直到车子停到她家位于市郊的别墅大门前,我才发现我们的车子后面一直跟着两辆军用卡车。男人们从车里卸下几辆雪上摩托车,有人对大家简单培训后,就让我们自己开车去雪地里撒欢了。我从没骑过摩托,一点经验都没有,把车骑出去没多远就连车带人栽进了雪坑里,雪地摩托的前风挡玻璃也摔裂了。我当时只是个小翻译,很担心主人家让我赔。谁知热尼亚跑过来,先很绅士地问我伤到那里没有,见我没事,他就豪气地把风挡玻璃扯了下来,往远处一丢,把雪地摩托扶正,让我继续上路练习了。不过我刚摔了跟头,心有余悸,另外还担心要是真把车摔坏了,就算人家不让我赔,我心里也不好受,就连忙推辞,借口帮忙做饭,就跑进了屋里。

  话说那不是我次见到玛莎,但是次尝到她的手艺。她做的每一样东西都很好吃,尤其是俄罗斯传统的薄饼,甜甜的、散发着浓浓的奶香,咬一口是口齿留香。因为我一直对薄饼赞不绝口,细心的玛莎在我们离开时特意把剩下的薄饼都给我打包了。我那时年轻,嘴还馋,立马收下揣进了背包里。

  俄罗斯人喜欢在家请客,而不像中国人那样在饭店招待客人,我觊觎玛莎的好厨艺,所以每次热尼亚请客,我都申请去当翻译。后来我们还在冬天结伴去滑过雪,夏季去度假山庄钓鱼,远去过欧亚大陆的分界线成了很好的朋友。不久,热尼亚的父亲因病去世,我们去参加老人的葬礼,葬礼上一位女人的到来刺激了玛莎,让我无意中发现了她家的一个秘密。

  2

  这位不速之客正是热尼亚的前妻,她是与一位穿蓝裙的女人一同过来的。我绝不是因为喜欢玛莎而要恶意中伤别人,但那个女人与玛莎比起来,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我当时的感触就是,热尼亚能娶到玛莎是赚翻了。

  跟中国人的葬礼习俗相似,俄罗斯人送葬的亲朋在观礼完毕之后,主人会招待去饭店吃饭,只是席间气氛并不沉闷,大家会轮流祝酒,说些逝者的生前趣事,有说有笑,很像一个怀念逝者的Party。热尼亚的前妻在祝酒时,坐在我身边的玛莎突然朝我探过头来,小声对我说:你看见她旁边的那个女人了吗?那个穿蓝裙子的女人,她们俩现在住一起。我一时无法消化她给我的信息,傻傻地看着她,她呼吸中有淡淡的酒气,不像是醉了,但至少看上去很不开心。此时玛莎眯起眼睛,眼角露出细细的皱纹,上帝厚待她,皱纹对她更像是岁月的装饰品,显出成熟的魅力。

  我有些结巴,反应一会儿才问:她们,是情侣?玛莎没吭声,表示默认,然后继续喝她杯中的伏特加。我好奇地追问,其实没想过会有答案:你当初是怎么嫁给他的?我们的眼光同时望向正在不远处与朋友交谈的热尼亚。

  我们是邻居,他年轻时高大、英俊而且多情,女孩子都喜欢他,那其中也有我。可他根本不知道,跟别人结了婚,我很痛苦。后来那个女人有了新欢,抛弃了他。她竟然为了那个女人抛弃了他!玛莎的语调上扬,眼神中有怒意一闪而过。他很痛苦,所以我毫不犹豫地嫁给了他。我那时就想,什么都可以不要,一切都可以抛弃,但是我要他!这时,有朋友过来告别,打断了我们的话题。

  我回国几年后,听朋友说热尼亚几次投资失败,又被黑社会缠上,可能是为了减压便开始酗酒,人一下子就颓废了。家里的产业陆续变卖,后来为了给儿女留些财产,他和玛莎办了假离婚,资产挪到了玛莎的名下。是真是假,都是道听途说,只有当事人才知道真相了。

  2010年7月,有噩耗传来,热尼亚因为酒精中毒,陷入昏迷,没救回来,那一年玛莎54岁。据说热尼亚走时,什么资产也没留下,玛莎为了生计必须出去工作。

  我无法想象,十几年养尊处优的玛莎,是如何在一家私人医院做助理护士的。因为担心,我给玛莎打过几次,她说儿子沙沙很有出息,考上了公务员,还跟中学同学结了婚,不过俩人不打算要孩子,她也没敢催。至于女儿坦尼娅,则嫁了个不错的小伙子,现在在中学里当老师,外孙子都快两岁了。自热尼亚离开后,他们的日子总算步入了正轨。听说他们一切都好,我也就放心了。

  3

  这次玛莎也没想到能来长春,儿子沙沙有合同要签,因为对方有人接待,而她只需要自己付机票钱,想来想去,还是决定来。时隔多年再见面,我们都感慨万千。

  聊起热尼亚,我问玛莎:恨他吗?玛莎笑笑说:不恨,我从没恨过他。其实,现在想起他,还觉得他挺好。你知道吗?上周末是我的生日,他在时,几乎每个生日都会给我制造惊喜。我们年轻的时候特穷,他早上九点就要出差去比赛,根本没时间给我庆祝生日。结果,早上五点刚过就听见有人敲我们的窗子。那时我们住在贝加尔湖大街一楼的那套小房子里,他不起床,非推我去看。我只好起床,推开窗子吓了我一跳。你猜怎么着?窗外站在十几个我们的朋友,还有两个小提琴手,我一 开窗,他们就开始演奏,这时大门也开了,朋友们全都冲了进来我才发现,香槟、鲜花,不知啥时候,他都准备好了。在小提琴的伴奏下,我们和朋友庆祝生日,早上五点就喝伏特加,一直喝到他上飞机。那个生日我永生难忘。其实我当时还挺心疼钱的,我们那时多困难啊,他竟然雇了俩小提琴手,不过现在想想,这钱花得值了。玛莎说到这些的时候,眉梢眼底满了笑意,好像回到了遥远的那个欢声笑语的早晨。

  热尼亚对玛莎好,有目共睹,但他情人不断也是尽人皆知。玛莎曾经来公司找过,虽然没有大闹,但明眼人都看得明白,这是正房太太来给秘书小三敲山震虎的。当时玛莎非常生气,但如今她提起这事时,却笑了,说自己那时好傻,换了现在她会睁一眼闭一眼的,毕竟他从来没有想过要抛弃他们母子,也算是好男人了。

  说起热尼亚的离开,玛莎说他是因为投资失败,压力太大,才开始酗酒的。每次一犯病就喝得天昏地暗,有时一喝就是一个月,也不正经吃饭,吃些坚果啥的,也不出门,也不跟任何人说话,包括她和孩子。热尼亚完全就沉浸在酒和自己的痛苦里,玛莎无能为力,哭过、闹过、求过,都无济于事。幸好,那时家里还有钱,可以供他整日喝威士忌、伏特加。

  偶尔热尼亚也会醒悟,常常酒一醒了,就下决心戒酒,出去运动,跑步,还打起精神去公司管理生意。可每次用不了多久,他就又会犯病了,几年就是这样周而复始地闹腾。看着热尼亚跟酗酒争战,痛苦的还是玛莎,但是她除了尽力照顾,什么都做不了。

  热尼亚喝到,生意没有了,公司几乎被人盗空了。等他去世后,一切都已无力回天了。若不是孩子们还算有出息,玛莎现在可能就得靠救济过日子了。没想到,曾经风光无限的热尼亚走得如此凄凉,而玛莎也终究没逃过岁月的无情刀,老了。那一夜,我和玛莎聊了很久,陆陆续续听完玛莎的故事。窗外,天已蒙蒙亮,而我们都累了,沉沉地睡去。一刻的清醒,我无意识地感慨着:无论是俄罗斯人还是中国人,对待爱情的执着都是一样的,因为爱过,所以念念不忘。

  ●:

  ●桥桥:

  ●桥桥邮箱:@

  ●地址:长春市人民大街6906号新文化报社 邮编:130022

  新文化 桥桥

社会
中医新闻
黄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