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东城信息港 > 教育

求职呵请别把我们挡在门外就业性别歧视怎么

发布时间:2019-07-12 19:53:24

求职呵,请别把我们挡在门外(就业性别歧视怎么破?·上篇)

某高校毕业班公共邮箱收到的招聘信息,点名只要男生。

【开栏的话】

三中全会《决定》提出,消除一切就业歧视。

对大学生找工作来说,性别歧视较为突出,女生工作更不好找。

为何性别成了拦路虎?今天开始,本版推出“就业性别歧视怎么破”专栏,关注女生找工作受歧视的现况。结婚、生子、照顾家庭等社会成本成为了某些用人单位拒绝女生的重要原因,这该怎么解决?

初冬的北京,阳光透出树叶的缝隙洒下来,校园里一片静好。“银行发笔试通知了,收到没?”耳边飘过班里男同学的询问,张晓琳盯着地上斑驳的光影,一时没缓过神儿来。

清华大学研究生、本科毕业于京外的985名校,找工作对这样的“天之骄女”来说似乎轻而易举。然而,一路的摸爬滚打让她逐渐认清现状:找份好工作,不容易;女生想找份好工作,更不容易。

“走得远的到底还是男生”

晓琳学的是金融学专业,银行、保险、证券、基金都是她意向的工作领域。

“目前,招聘基本上都已经完成简历筛选,进入笔试或面试阶段,一些银行都发offer(录用通知)了。”虽然学校过硬、专业对口,但国有四大银行加上交通银行总行的简历关,晓琳一个都没过。

简历筛选是应聘工作的道关卡,连简历都没过,给了晓琳不小的打击。晓琳觉得,如果大家都没过,就没什么好抱怨的。但偏偏行总行,班里十几个男生简历都过了,能去笔试了,而女生只有两三个过了。“关键是这些男生中,无论成绩还是经历,我们不比他们差啊!”晓琳说。

“我算运气好的,进了行总行的笔试和面试,但面试现场一看,一个组12个人,女生往往只有两三个,有的组甚至只有1个女生。”晓琳的同学刘静说。

终这家银行总行在晓琳的学院录用了10个人,8个男生,2个女生。

让女生们郁闷的事还不止这一桩。

某大型矿产企业,招聘的是财务类岗位,班里简历通过的基本都是男生。某家建筑房地产企业基础设施事业部,招聘金融投资类员工,直接与学院联系,点名就要男生。“学院内部发的邮件,邮件里特别注明,只限男生,又没我们什么事了。”晓琳显得很无奈。

就业犹如另一次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而性别歧视问题的存在,或显或隐,无疑给拥挤不堪的独木桥又平添了一层过滤。“女生就算通过了简历筛选,在后期的笔试、面试环节,还是自然会被‘减分’。”晓琳苦笑着,“走得远的到底还是男生。”

“难过,但没有办法”

点开,班级群发来招聘信息,“又是只招男生,又是男生优先,又与我们无关!”晓琳宿舍里的女生们七嘴八舌地议论开来,“只要有一个男生和我们竞争,就想都别想了。”

“有些工作辛苦,用人单位想招男生可以理解。”晓琳说,“但像我们这行,又不是挖矿,动脑子的活儿,男女生那有什么差距啊。这种情况下还是偏好男生,就不能理解了。”

“女生是要结婚生孩子,要有产假和更多的保障,企业嫌了,可这些事不能让我们自个儿扛啊!”用人单位对于女生的种种顾虑让晓琳们如鲠在喉,不吐不快却又不知向谁倾诉。

“会郁闷,会难过,但我们没有任何办法。”晓琳坦言自己从来没想过向相关部门反映情况,也不知道该如何反映,身边的女生大都对此见怪不怪了,好像偏好男生已经成了一种约定俗成。

填申、跑宣讲会、不停地笔试、面试……女生们在就业的转盘上马不停蹄地奔跑,“这家拒绝了就赶紧找下一家,那里顾得上去讨个说法”,晓琳认为,接受与沉默似乎是无奈之下经济的“理性选择”。

今年年初,我国就业性别歧视案首次成功获赔。来自华南师范大学的大四女生温语轩(化名)在招聘中遇到企业“只招男生”,在当地人社部门的调解下,她得到了用人单位的公开道歉和赔偿,感到“扬眉吐气”。而这份扬眉吐气的背后是长达71天的维权拉锯战。

“女生不是不够,有时候根本没有机会去证明自己的。”晓琳坦言希望能够有替女生们说话的渠道,让的女生能拥有平等展示自己的机会。

“更加努力,才能与他们比肩”

抱怨归抱怨,相比于寒冬中求职尚无定数的大多数女生而言,晓琳还算幸运。

7月份至今,晓琳就在一家证券公司实习。实习期间她表现较好,各项考核也相对顺利,终于打动了用人单位,“算是有了一个保底的选择,”晓琳露出稍显轻松的笑容。

为了获得这份来之不易的实习,晓琳准备了近一个月,研究经济形势、翻阅几百页的行业报告,完善研究思路,经历2次笔试3次面试,才终获得了一个实习的机会。晓琳坦言,“只有更努力,才能与男生比肩甚至超越他们。”

然而班上的大多数女生没有晓琳那么幸运,甚至连找个实习都要让位于男生。近日,班级的群收到某大型信托公司的实习招聘,做得好有可能留下来,主要工作是营销策划,点名只要男生。

截至目前,班里有的女生投出了100来份简历,但收效甚微。性别歧视作为就业中的潜规则,让女生们感到一种“被鄙视”的感觉,甚至会产生较为严重的自卑感和焦虑感。晓琳说:“在这种情况下,抱怨不算什么,难过也不稀奇,就是哭上一场也正常。”

“我们班女生真的很牛,有的有理工科背景,数学很好,有的统计分析软件用得特别溜,但简历说被刷就刷了,都不知道自己的短板究竟在那里。”晓琳很是不解,“有些男生,实习很少,准备得也不怎么样,但是简历说过就过了。难道性别真的如此重要,我们究竟要多努力?”

让晓琳郁闷的是,身边的男生有的虽然取得了笔试和面试的机会,却因为时间冲突或者准备不足等原因放弃,造成名额流失,“如果这些白白流失掉的机会能够给我们,我们一定能好好抓住。”

(应采访对象要求,张晓琳、刘静为化名)[1][2]下一页制图:张芳曼李姿阅

熊丙奇:歧视痼疾在问责缺位(见解)

眼下正是新一届大学毕业生就业季,就业公平的问题,再次引起社会关注。

就在上个月,来自全国不同高校的数十名女大学生,到陕西省体育场企业招聘会门口,举行了一场名为“穆桂英职场挂帅,向性别歧视宣战”的行为艺术活动,抗议企业设置的不公平求职门槛。呼吁“请给我们一个公平的就业机会!”

女生们的行为艺术并非无稽。曾有调查显示,我国中西部省区80%以上的应届毕业女生在求职过程中遭到过性别歧视,原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对62个定点城市的调查结果显示,有67%的用人单位提出了性别限制,或明文规定女性在聘用期不得怀孕生育。有些用人单位即使聘用了女生,也明目张胆地要求女员工签署“聘用期内不得生育”、“生育要打报告”之类的霸王条款。

如此歧视,是完全不把劳动法、妇女权益保障法、就业促进法当一回事。但奇怪的是,这些行为并没有依法被查处、问责,这或许是就业性别歧视长期存在的重要原因。监管乏力,明知用人单位发布歧视性招聘信息,却不加以追责,纵容了歧视。

有人对用人单位的行为表示理解,称“换成你是单位负责人,招来一个女生,马上就结婚、怀孕、生子,你愿意吗?”这是强词夺理,非但没有法律常识,也没有人之常理——每个人都有母亲,如果每个用人单位负责人都这么嫌弃即将为人母的女性,他想过自己的母亲如果当年遭此待遇会是如何?

明面上的歧视尚且难以追责,更不用说隐性的歧视。有的用人单位深谙此道,并不在招聘要求中提出性别要求,但在实际聘用过程中,却执行“女生不用”或“男生优先”的聘用原则,女生就是感觉自己被歧视,也无可奈何。

对于隐蔽性的性别歧视,要不断进行舆论监督,要通过就业公平宣传促进整个社会形成男女平等的就业观,而对于明目张胆的性别歧视和“霸王条款”,则需要依法予以严处。

一方面,监管部门应该依法对这些单位进行监督,要求取消性别限制条件,同时追究用人单位的。另一方面,应该发挥女性组织和社会公益机构的作用,积极帮助女性就业维权。单靠某个个体的力量来反对歧视,是十分困难的,推进就业公平,必须有广泛的社会参与。比如,在日本,为防止职场女性因怀孕或生育等情况被解雇或歧视的“孕产歧视”现象,日本工会总联合会在主页上公开了一份《职场孕产歧视防范手册》,以浅显易懂的图文形式介绍了有关分娩和育儿的法律,这是对女性职工进行法律援助。

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强调:规范招人用人制度,消除城乡、行业、身份、性别等一切影响平等就业的制度障碍和就业歧视。因此,对于消除就业中性别歧视,必须站在落实决定的高度,通过严格执行就业促进法并推进人才管理、评价制度改革,给所有劳动者提供全面平等的就业环境。

(作者为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

《人民》( 2013年12月04日13版)

原标题:求职呵,请别把我们挡在门外(就业性别歧视怎么破?·上篇)

原文链接:

稿源:人民

作者:

前一页[1][2]

微信小程序免费开发平台
小程序做团购
自助收银系统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