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旅游

公办园真能告别赞助费专家治本需靠加大供给

2018-10-31 13:18:52

公办园真能告别赞助费? 专家:治本需靠加大供给

制图:蔡华伟

公办幼儿园全额退还赞助费的规定,广州终于迈出扎实一步。但禁令管多久、是否一阵风,这样的追问仍有意义。

推而远之,实现教育公平,中国仍需努力。不因择校而忧、不为身份所困,千万父母教育负担的卸落,需要财政的后续投入、制度的不断完善、监管的持续发力。清退公办园赞助费,只是教育公平征程中的微小一步。但只要步履坚实,无论步幅多小,总能听到公平的足音。

——编 者

时隔半年终于兑现

副市长声言“必须退” 家长领回赞助费

6日下午,广州市黄埔区育蕾幼儿园异乎寻常的热闹。71名幼儿的家长齐集校园,每人从园方领回了1.5万元。据悉,这是他们在2012年秋季开学时缴纳的新入园捐资助学费(以下称赞助费),该园也成为广州市所退还赞助费的公办幼儿园。

这一次退费,其实是姗姗来迟。早在去年7月,广州发布公办幼儿园收费新政时,便要求禁收与学位挂钩的赞助费、借读费等,只是迟迟未能兑现。

在禁令出台后,不少公办园已完成了当年赞助费的收取;一些尚未收取的,也以没有正式收到通知为由,继续收取当年的赞助费。

随后,广州市教育局重申,已经收取的赞助费,要如数退还家长;并制定了退赞助费的相关方案,由幼儿的家长向幼儿园提交书面退款申请,以“自愿申请,协商处理,幼儿园举办单位负责,即谁举办谁负责”的原则进行退费。

然而,苦等苦熬近半年,退还赞助费仍是雷声大雨点小。直到去年12月26日,广州市政府举行第七场市政府领导发布会,副市长王东在回答提问时明确表示,当年公办幼儿园所收的赞助费“必须退”,“所谓‘协商退款’其实就是政府的要求,并不是家长和幼儿园协商同意了就退,不同意就可以不退。至于家长有顾虑不敢去退的问题,接下来还会出台相应的办法打消家长的顾虑。”

在副市长的铿锵言词下,退还赞助费终于有了“尚方宝剑”,并于6日成为现实。退费的育蕾幼儿园为黄埔区一所政府办幼儿园,全园幼儿508名,2012年秋新入园且缴纳了捐资助学款的幼儿71名。

园长李洁梅向在场的家长通报捐资助学费退费申请程序后,家长们陆续向工作人员递交了退费申请。园方表示,将在收到申请之日起3个工作日内把款项划到家长所提供的账号上。“为两个孩子缴纳的3万元捐资助学费还能拿回来,真的很意外。”一位双胞胎学生的家长杨翠英在退款现场接受采访时表示。

广州市教育局局长屈哨兵表示,即日起,公办园去年秋季开学所收的赞助费将陆续退还家长,到春节前要全部退完。如果政策严格执行,广州市公办园将告别赞助费。

一纸禁令能否根绝

家长忧“死灰复燃” 部分公办园仍在观望

退费承诺的兑现让不少家长欣喜不已,但也有人担心会不会头大尾小、不了了之。

据调查,仍有许多公办园采取观望态度,不肯轻易将吃到嘴里的肉“吐出来”。去年交了3万元赞助费的邓女士在王东表态后,曾询问女儿所在园园长,却得到一个模棱两可的回复:尚未接到通知。

“即使如数退了又怎样?现在优质公办园学位太少,奇货可居,单靠一纸禁令,赞助费真会根绝吗?”按邓女士的猜想,几年之后,赞助费或许又将“死灰复燃”。

据了解,广州目前有公办园396所,在园幼儿9.6万多人,而全市在园幼儿总数高达35万人。公办园的优质学位显然是“兵家必争之地”,就算开价再高,也不愁“卖”。

与此同时,园方也抱怨,由于投入不足、成本上涨,幼儿园的生存发展已成问题。原本收取一定比例的赞助费,尚可聊以自给,一旦禁收,生存会更加困难。

在广州不到400所公办园中,类型不同,但真正能得到财政全额拨款的只有10所左右的机关幼儿园;大多数顶着“公办”之名的幼儿园,仍靠自有资金和额外收费来运营,赞助费恰是重要的资金来源。

部分公办园的现实财政窘境,广州市政府并没有视而不见。在采取严厉措施确保退费政策落实外,广州同时出台提高收费的配套政策,与“取消赞助费”互为补充,缓解幼儿园的经济压力。

根据去年底公布的公办园收费标准,广州省一级、市一级、区一级、未评级财政拨款幼儿园的收费都提高了,其中省一级幼儿园提高幅度,从270元/生/月提高到865元/生/月,涨幅逾220%。“广州市‘铁了心’要执行禁收赞助费的规定,所以必须重新考虑公办幼儿园的生存问题,调高收费也是无奈之举。”广州市教育局副局长江东表示。

治本需靠加大供给

摇号分配“赞助”席 增投入、扩学位是关键

禁收赞助费后,原先那些赞助生的学位如何分配?李洁梅告诉,2013年秋季,将在优先考虑小区业主子女入园的基础上,将所有剩余学位拿出,面向社会通过公开抽号的方式进行分配,凡黄埔区户籍3—6岁适龄幼儿都可报名参加抽号,让幼儿入读优质园享有均等机会。

但不少家长仍然认为,公办园赞助费的禁与收,是教育公平和市场机制博弈的过程。在僧多粥少的现实困境下,市场机制的力量无疑是强大的,父母希望子女接受优质教育的心态也是毋庸置疑的。甚至有家长直言,副市长“不退费就调离岗位”的“硬话”到底能管几年,谁都说不准。

专家表示,要从根本上杜绝赞助费,除了施以严格监管的“大棒”,还要有“胡萝卜”。唯有靠持续投入,扩充整个学前教育的优质资源,“把蛋糕做大”。据广州“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工作方案”,除公办园常规投入外,市本级及区县级财政对学前教育的投入合计将超23亿元,从而实现“到2013年,公办园占30%,普惠性民办幼儿园达50%以上,所有幼儿园中75%达到规范性幼儿园要求”的目标。

目前,广州正积极对公办园学位进行扩容。王东表示,小区幼儿园纳入办学体系很快就会有具体措施,“由房地产开发企业按要求建成后,无偿移交给教育部门使用和管理。不要讲条件,没有条件讲。”王东表示,对于小区幼儿园要采取铁腕手段,办成公办园和委托办成普惠性幼儿园,不得开办以盈利为目的的民办园。与此同时,原先享受财政全额拨款却仅惠及少数人的机关幼儿园,明年要拨出70%的学位向社会公开招生,到2016年拨出90%。

广东省政府参事王则楚进一步建议,在加大投入建设公办园的同时,要利用财政支持促进占绝大多数的民办园的质量提升、规范发展。“对于财政的‘常规投入’,应按入园人数发放等额保教补助费来均衡分配。这样既可保证公平,也能促进幼儿园提高质量。此外,对于民办园的补助,可考虑作为政府购买的公共服务,按公办园的标准收费招录学生,保证更多幼儿享受到政府的投入。”他说,如果那一天,民办园和公办园水平一样高,收费一样低,赞助费才真会“作古”。

活性炭过滤器
大型液压顶管机
体育运动木地板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