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东城信息港 > 育儿

广盐老总沈志强情人受审巧手段摆平两男亾

发布时间:2019-05-22 09:43:52

广盐老总沈志强情人受审 巧手段摆平两男亾

沈志强情人白丽清昨日受审,被控受贿65.9万元

新快报 曹晶晶 实习生 陈希希

新快报讯 原广东省盐务局局长、广东省广盐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沈志强被情妇拉下马,受贿65.9万元一案曾经引发全城热议。更让人瞠目的是,沈志强甚至“大度”地与行贿人共用一个情妇。昨日,他背后的女人——白丽清终于曝光在广州市中院的被告席上,被控受贿65.9万元。

庭审中,白丽清的说法与之前沈志强的供词多处相左,昔日情人已成陌路。白丽清只承认受贿的事实,但称是受沈志强指使。

据公诉机关指控,2006年下半年,白丽清伙同沈志强,帮助何伟文经营的锐奇纸品总公司在省盐业公司食盐纸箱招标项目中中标,使该公司成为省盐业总公司食盐纸箱三家指定供应商之一。何伟文承诺,中标后按每个纸箱0.1元的价格作为回扣。在2006年至2008年间,锐奇公司共供应纸箱753万多个,白丽清多次收受贿赂,总计达65.9万元。

情人争锋

沈志强:受贿因被她所逼

白丽清:钱是他交由打理

我本来是不同意的,她(白丽清)说如果我不同意就会一直跟着我,我回家她就跟着我回家,上班就跟着上班,我可是厅级干部呀。--沈志强

一开始就知道沈志强没有钱,是因为觉得他人品好,才跟他在一起。--白丽清

沈志强在2009年11月底的庭审中曾表示,他是害怕情妇白丽清曝光二人的关系才被迫受贿的,“我本来是不同意的,她(白丽清)说如果我不同意就会一直跟着我,我回家她就跟着我回家、上班就跟着上班,我可是厅级干部呀”。他因担心“对自己家人不利”,就把钱收下了。沈志强的律师也在庭上大曝白丽清是何伟文的情妇,并指出白丽清到底是为谁办事还搞不清。

昨日,白丽清对这一说法提出了异议。她认为自己在受贿过程中只起到协从的作用,“伙同”一说与事实不符。她表示,2006年期间是沈志强向她主动提起盐业总公司有一个内部包装计划,将进行纸箱招标。沈志强叫白丽清联系包装厂,从中赚取“介绍费”。

白丽清表示,一开始钱的事情都是沈志强和何伟文两人谈的,她没有插手。后来,沈志强说要“避嫌”,才决定将钱交由她打理。她还声称,每次拿到钱后她都会向沈志强报告,并多次要求沈志强把钱拿去用,但都被沈志强拒绝了。“一开始,他说钱太少,让我自己用,后来就让我交了房款。”

白丽清坚称自己从未主动向沈志强要过钱:“我从来没有暗示过他要给我谋利益,一开始就知道沈志强没有钱,是因为觉得他人品好,才跟他在一起的。”

情人往昔

官商两男人共享按摩女

白丽清,1975年出生,河南人,高中文化,按摩技师,曾经有过一次失败的婚姻。就这样一个女子,支付宝贵的青春,将自己投资给政客和商人,企图从中捞取一些生存的保障,结果却落得站在被告席上的境地。

桑拿房勾通两男亾

2002年,沈志强到广州东方宾馆棕南海桑拿按摩。这是他们的次碰面,沈志强觉得白丽清按摩的手法不错,就让白丽清到家中按摩,两人互留了,之后火速发展成情人。而白丽清并非等闲女子。三年前,她就在番禺某酒店的桑拿室结识了锐奇纸品公司经理何伟文,两人也是情人关系。

据沈志强在侦查机关所录的口供显示,白丽清自从搭上他后,经常缠着他,伸手问他要钱,还跟他提起她的朋友是怎么利用职务之便为情妇谋福利,暗示要帮她弄钱。但沈志强的经济能力有限,不能满足她的要求。所以当白丽清提出要帮助朋友何伟文参加纸箱招标项目并从中赚取回扣时,沈志强认为这可以满足白丽清的经济需求,就答应了下来。一次在跑马场某酒店吃饭时,沈志强在白丽清介绍下,认识了何伟文。自此,三人共同构筑了一个腐败同盟。

“专家”忽悠招标

锐奇纸品公司是一家民企,当时连纸箱生产线都没有,自然没有投标的资格。为了降低招标的门槛,沈志强先是对招标小组说何的公司是某领导开的,暗示要照顾锐奇公司。后来又称盐业总公司在纸箱包装上是外行,必须得请专家来评估。就这样,在招标小组成员都没见到专家是何许人也的情况下,评估的结论就出来了。何的公司质量,综合排名第三,成为省盐业公司食盐纸箱三家指定供应商之一。此外,2008年时锐奇公司供应的纸箱为10万个,何认为太少,经过沈志强的努力,增加至30万个。

一个纸箱回扣一角

沈志强承诺帮助何伟文经营的瑞奇纸品公司在省盐业公司食盐纸箱招标项目中中标,使该公司成为省盐业公司食盐纸箱三家指定供应商之一。何伟文的回报就是按每个纸箱0.1元的价格给回扣。在2006年至2008年间,白丽清多次收受贿赂,总计达65.9万元。在沈志强的心中,这就算是给白丽清的一份大礼。所有的回扣,沈志强一分都没花,都给了白丽清。

庭上供述

何伟文的钱在汽车里给

虽然一再否认主动要钱,但白丽清超出常人的富有也是不争的事实。据了解,2003年,她在番禺星河湾赏心园购置了一套住房,并一次性付清了房款。当公诉人追问房款来源时,她称用的都是自己的钱。接着,她又在祈福新邨购置了一套住房,并付清了一半房款,剩下的一半靠何伟文的行贿款支付。

据白丽清供述,何伟文拿钱给她,都会约在星河湾或祈福新邨,在何伟文的汽车里给钱,每次都是现金。

白丽清称这两处房产都已于2009年2月底转卖他人。但经侦查机关查明,直至2009年3月10日,两处房产还都置于白丽清的名下。

伊人现在

白丽清带泪仍清丽

昨日上午10时,白丽清现身法庭,她留着一头齐肩短发,一脸泪痕,面庞白皙清丽,乍一看像一名20来岁的学生,声音也柔和动听。“我从来没有暗示过他要给我谋利益,一开始就知道沈志强没有钱,是因为觉得沈人品好,才跟他在一起。”整个庭审白丽清都试图将自己放在一个从犯的位置上。“是他(沈志强)让我找纸箱供应商的……”“钱是我帮他代收的……”不过,赃款全部被她挥霍的事实,她也没法回避。

回顾

沈志强落马

沈志强生于1948年,籍贯上海,从军32年,从部队转业后进入广东省盐业总公司工作,历任副总经理、总经理等职。2004年广东盐业体制改革,任广东省盐业总公司总经理(正厅级)。2007年11月,沈任广盐集团公司董事长兼广东省盐务局局长。

沈志强于2008年底被有关部门“双规”。2009年1月,省政府决定免去沈志强广盐集团公司董事长兼广东省盐务局局长职务。2009年12月15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宣判,以受贿罪判处沈志强有期徒刑4年,并处没收财产6万元。

广东盐业窝案

除沈志强外,盐业系统的“二把手——广东省盐务局原副局长陈琼福也因涉嫌受贿29.5万元人民币、4万港元、2000美元以及价值5万元的财物,涉嫌贪污18.9万元,于2009年7月在广州中院过堂受审。他主要涉嫌收受下属贿赂,然后“卖官”。

另外,广东盐业系统窝案一共牵涉7人,除了沈志强和陈琼福外,另有5人涉案并相继进入司法程序。

水果蔬菜产品PH值测试方法
2016郑交会国际红木及古典家具展参观指南展出内容时间
炉石颜值排行榜告诉你什么叫白菜被猪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